“他當年來余村調研,也沒准備講話,但聽了我們從‘賣石頭’轉向‘賣風景’的匯報,他十分高興,即興講了很長時間,首次提出‘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最后待了近兩個小時。”

回憶起2005年8月15日習同志在安吉調研的情景,時任余村黨支部書記的鮑新民至今仍很激動。

2005年8月15日下午4點,習同志一行到安吉縣天荒坪鎮余村進行調研。

“村裡和鎮裡基層同志先講,暢所欲言,縣裡的同志可以作補充”,頂著烈日仔細查看余村民主法治建設宣傳欄后,習同志在會議室坐下,顧不上擦汗,就讓鮑新民第一個發言。

“我緊繃的神經馬上放鬆了下來,沒想到省委書記這麼隨和”,鮑新民回憶,“我接下來匯報時,他一直認真聽,並不時對我微笑點頭,表示贊許。”

鮑新民在匯報時講到:依靠炸山開礦和建水泥廠,余村曾經成為安吉首富村,上世紀90年代末村集體年收入曾達300萬元。雖然老百姓的口袋鼓起來了,但生態環境也被破壞了:塵土飛揚、污水橫流、垃圾遍地,村民不敢開窗,山上連筍都不長了,礦上爆破頻出事故……痛定思痛,余村用民主決策的方式選擇將高污染企業陸續關停,開始向綠色發展轉型。

“關停村裡的礦山和水泥廠,得到全村絕大多數村民支持。”鮑新民說,但關了水泥廠和礦區幾乎就斷了村裡的財路,很多村民一下子失業了,村集體年收入最少的時候減少到21萬元﹔而生態旅游怎麼搞,能不能搞起來,大家心裡也沒有底。

“他聽完我們的匯報后非常高興,即興講了話。”鮑新民回憶,習同志當時來余村調研的主題是民主法治建設,“大家都沒想到他聽完匯報后會講那麼長,更沒想到他首先講生態環保問題。”

“生態資源是最寶貴的資源,不要以犧牲環境為代價來推動經濟增長,這樣的經濟增長不是發展。”

“我們要留下最美好的、最可寶貴的,也要有所不為,這樣也許會犧牲一些增長速度。”

“剛才你們講了,要下決心停掉礦山,這些都是高明之舉,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從安吉的名字,我想到了人與自然的和諧、人與人的和諧、人與經濟發展的和諧。”

“要堅定不移地走自己的路,要有所得,有所失……在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時候,要知道放棄,要知道選擇。”

習同志結合安吉、余村發展實際,闡述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道理。

“我們這裡8月份天還很熱,‘秋老虎’啊!我們看到他的衣服都濕透了。也怪我們粗心,連條毛巾都沒准備……”

開完會,村裡人都想和習同志合張影,但都不好意思提。鮑新民回憶說,“還是他主動招呼我們說,大家過來合個影吧”。

2003年4月9日,習同志擔任浙江省委書記約半年后,就曾到安吉調研過。

“那次來安吉,他說,他最早知道安吉的名字是在福建省分管農村工作的時候,知道安吉的竹業經濟發展得比較好,老百姓也比較富,這是他對安吉的第一印象。”安吉縣委副書記、時任縣委辦公室主任趙德清回憶說。

“習同志第二次來安吉,講話一開頭就引用了《詩經》中的一句話:安且吉兮。他稱贊安吉是個好名字,在安吉能感受到一種和諧的氛圍。”安吉縣委書記、時任縣委組織部部長沈銘權說,“他在這裡首次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重要論斷,撥雲見日,為我們送來了綠色發展方法論。”

10多年來,安吉縣認真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在生態立縣的道路上闊步前行,先后獲評全國首個氣候生態縣、國家可持續發展實驗區、首批中國生態文明獎,還是我國首個獲得聯合國人居獎的縣級城市。

安吉以全國1.8%的竹產量創造了全國20%的竹業產值,去年達到217億元﹔白茶產業去年產值達24.57億元,惠及1.58萬戶茶農﹔在建綠色項目174個,總投資達1500多億元,全部竣工后將為安吉新增4500億元以上的產出﹔城鄉收入比為1.73︰1,遠低於全國平均水平。

“沒有習書記指點迷津,安吉不可能發展得這麼順利,也不可能成為‘中國最美縣域’。”沈銘權說。習同志在調研時指出,我們的整個經濟結構,要下決心舍去嚴重污染環境的、高能耗的產業,我提出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脫胎換骨就是這個意思。“這段話我們一直牢記在心。我們認真學習了總書記在全國生態環境保護大會上的重要講話,深感他的生態文明理念是一以貫之的。”

“他當時對我說,一定要把百草原這片山林和濕地保護好,用你們的智慧,把綠水青山轉化為金山銀山。”中南百草原集團有限公司負責人崔世豪拿出當時他陪同習同志參觀時的照片,百感交集。“一開始做生態旅游的時候,並不被人看好,景區開業之初也幾乎無人問津,說實話當時心情有些低落。”

到安吉調研時,習同志專程到中南百草原考察。崔世豪說,“他考察后不久,我們就投入8000多萬元,對中南百草原進行大規模的改造提升。去年,我們這裡吸引游客138萬人次,營業額2億元,同時帶動了2萬多名農民就業。沒有他當時的叮嚀和鼓勵,哪會有我們企業的今天!”

天荒坪鎮大溪村有家名為“中山酒樓”的農家樂,習同志兩次到安吉調研都是在這裡簡單用餐。

“2005年8月15日那天,我陪他一直走到二樓,他詳細詢問村民的就業和收入情況,還問了我好幾個經營方面的問題,問得很細。得知我的農家樂做得很紅火,他很高興,還問我要不要一起坐下來吃一點,聽著既貼心又暖心!”中山酒樓老板譚江洪回憶當時情景,歷歷在目。

譚江洪早年在當地的江河造紙廠工作。2000年前后,造紙廠因為污染大、效益差而關停。譚江洪憑借靈活的經營頭腦,很快開辦了這家農家樂,不到兩年就買上了小汽車。

“那天我們做的全是普通農家土菜,其中咸肉燉筍、山木耳燉豆腐、蘿卜燒肉這3個菜,看得出,他很愛吃。在了解到我是下崗工人創業后,他當場提出這3樣菜各加1份。當時聽了這話,我的眼淚都快掉下來了!”譚江洪說,“臨走時,他拉著我的手說,下次來安吉還到你家吃。我跟媳婦說,咱這農家樂得好好開下去,等著習書記再來!”

“習同志當時說,經濟發展到一定程度,逆城市化會更加明顯,一些人可能更喜歡住在農村或郊區。到那時候,安吉更是一塊寶地。”沈銘權說,“他就是站得高看得遠!從安吉的情況看,習同志當時的判斷已經完全成為現實!”

“淡季不淡,旺季更旺!生意越來越火,可比以前在水泥廠干強多了!”農家樂“春林山庄”的老板潘春林說起這些,笑得合不攏嘴。“總書記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我們現在既留住了綠水青山,也挖出了發家致富的金山銀山!”

在鄉村旅游熱的帶動下,余村村民俞金寶辦起了自己的葡萄採摘園:“我貸了200萬元,不過一點不擔心!”

“放心吧,他可虧不了!葡萄成熟的時候,正是漂流的旺季,我們兩家離得近,到時候來漂流的人誰不來採摘一串!”經營著一家漂流基地的村民胡加興搶過話頭:“每到旺季,來玩漂流的都得排隊嘍!”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